我的大学

大学的奋斗至此,初见曙光,就此记录一下自己的感慨。

大一的时候刻苦地学习高数,晚上刷题刷到一点钟,但是成绩依然很差。由此明白了,自己实在不是学习数学的料。幸而在做科创时窥见了java的大门,大一下的时候又学会了C,一直坚持着有空就刷HOJ。虽然刷的很少很简单的水题,但至少,对敲代码更为熟练了。但其实内心非常的苦闷,因为刘汝佳的书完全看不懂,去参加校内ACM又被打击的无以复加。内心对本专业和编程都充满了绝望。

大二的时候,鬼使神差地在大二的创新研修课上选了输入法,从此加入实验室,从而看到了一个崭新的大门。惊才绝艳的师兄们,简直是我心目中的神,而且还是一堆神,把实验室堆成了奥林匹斯山。算法狂魔吴嘉伟,无所不能的老任,充满产品气质的李阳,神秘而强大的hadoop高人李爱宝,超级学霸岑武斌,肌肉比代码更强大的孟哥,项目经验无比丰富的秦师兄,超级超级有钱的恭叔。开始写Java的时候,真的是非常的痛苦,代码量太大,幸得咬牙坚持了下来,用一个学期熟悉了整体的代码,在大二下的时候疯狂地刷代码,每天晚上七点到十点走,坚持了差不多一个学期,完整参与了WI九键的开发,也积攒了初步的项目经验。这时候,跟在师兄们身边,虽然很多所见所闻,当时都不一定能理解,但正如谢逊要求年幼的张无忌硬背《九阴真经》一般,当师兄们离开后,我慢慢地琢磨师兄们所说过的一言一语,领悟了更多的深意。

我一直深深地感谢实验室和师兄,是因为他们给予在最黑暗的时光里苦苦地追寻的我,一个光明的道路。身处一个大牛云集的牛棚之内,我学习到的是师兄们的视野,师兄们的做事风格,还有师兄们对技术的洞察。

大二下的暑假,我一个人留在学校,自学了git,vim,linux等等一系列的开发工具和环境,梳理了自己大二一年的技术积淀,一点一点地打磨WI输入法2.1版,从而实现了技术上的升华。

大三上,自学了Python。系统地阅读了输入法内核代码,从这个庞大的C语言项目中,感受到了开源代码的灵魂-C语言中无穷无尽的奇技淫巧,伟大的UNIX哲学,以及经典不朽的VIM,GCC,GDB。认识了新加入的一批软院大神,号称”赵师兄不走,阿里不穷“的铨哥,懒虚怂大神亮叔,萌神高扬,帅的不当gay可惜的富帅,巨有钱的骚博,安卓大神兰兰。在这一个充满活力的团队环境,我从他们身上,学到了太多,无论是技术知识,技术理念还是技术视野。

特别是亮叔,坦率而言,我真的很嫉妒亮叔。作为一个拿github当朋友圈刷的宅男,一个看美剧不用字幕的英语达人,一个遍历了几乎所有的软件技术的人,亮叔简直是为技术而生的“计算机之子”。在和亮叔“撕逼”的大半年里,我总是通过抬杠获得亮叔气急败坏的被动传授(^_^),从而学到了很多珍贵的技术视野。

大三上的暑假,系统地阅读《现代操作系统》《数据结构与算法分析》《计算机网络:自顶向下方法》,涉猎《设计模式之禅》,《代码整洁之道》,理论与实践相印证,有如任督二脉皆通,对技术满怀敬意,对代码满怀热爱,对生活满怀期盼。

还要深深地感谢斯逗比,盛哥,CC哥,飞哥。在我作死翘课的半年多里,帮我各种掩护,使我能够全身心地投入到代码之中。

我一直觉得,WI输入法,也许不能成为一个呼风唤雨的输入法霸主,也许始终只是保持着一个小众的地位,那又怎么样?WI输入法团队里的大学生,始终代表了工大最优秀的移动开发的团队,我们,就无愧于闫于闻师兄和其他三位创始师兄所开创的事业。“留一口气,点一盏灯,有灯就有人。须知念念不忘,必有回响。”

什么是IT?什么是技术?什么是GPL?什么是FSF?什么是GNU?什么是OpenSource?他们都基于一个根本的崇高的理想,推动信息的平坦化,最终实现政治的清明,并让每个人希望拥有平坦的人都能享有这种知识。这就是我对技术的梦想。我,并没有忘记高中时的理想,匹夫虽弩,未敢忘忧国。